归舟.(开学死亡版)

总有人会替代你的位置。

哭!宰好好看……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盛开


希望与现实相互交缠


白鸽衔来枝条


玫瑰攀墙而上


书页开始翻动


亿万时间线在此交汇


唱吧,在这孤独的岛上


跳吧,为了洪荒的美丽


星辰野草,造访无边的土地


人类孤岛,盘旋在银河尽头


告别沉寂的土地


举杯,为了此刻永恒


参加企划的老师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幽洛 

@沈易木渝_syimuyu 

@任洛希 

@白募 

@冬日眠渡(开学失踪) 

@游 

@木子青柠(弃疗中) 

@棠溪 

@烨相 

@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归舟.(开学死亡版) 

@花崎海 

@七月流火 

@出门好麻烦啊 

@春日青 



彩蛋

@妄自菲薄. 

@山晴 

@琰 


特别感谢文案@AKA 现杀(误) — 樱溪  


2.14敬请期待

【人外宰】生命之火

  无CP向的,小短篇,出自烤火的时候一个小灵感。


会有OOC倾向。



——————————————————

我是一个旅行者,在森林里迷了路,太阳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落到树林里,我看着远方危机四伏的树林只有深深的恐惧。



我开启手电筒,微弱的灯光驱使我继续向前,我被脚下绊倒,听到狼的嘶吼声,我知道天黑了,我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手电筒已经被我不知道扔在了哪里,天太黑了,我看不到。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这里,我知道我不能停下,因为一旦停下很容易死掉,我便继续向前摸索,听说这种树林里一般都会有深林巫女,我到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哈哈哈,我只得嘲笑自己胆怯的想法,既然妄想让女人保护我。



我向前走着,感觉自己的脚裸好像是被拽了一下,我失去平衡力,向下摔去,这是个斜坡,糟糕!这是我最后的想法了。



我摔下了山崖,意外之喜是我并没有死掉,我只是崴了脚,我一瘸一拐的走着,看着前方好像有亮光,我激动的跑去。



看到的是一个俊美的青年,他有一双仿佛可以洞察人心的鸢色眸子,漂亮极了,那双桃花眼到是带着一丝凌厉的看着我,他身上是纯白的和服,点缀着樱花,太美了—  —这是我最后,哦,不,完全只有的想法。



那名少年看着我,确定了我是人类,才放下心来,用笑迎接我,我坐到他对面,他愣了一下,用木棍拨弄着火焰。



“你知道,什么是生命之火吗?”



青年开口问我,我愣一下,青年的声音清冷温柔,吐字清晰,但我竟然一时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啊,看来不知道呢,生命之火就是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团小小的火苗。 诚实的人他们的“生命之火”是一团明亮的蓝色的火焰,我称它为“火蓝”。因为蓝色的火焰是燃烧完全后产生的最纯洁、最有力量的火焰。”




“那,生命之火燃烧殆尽呢?”



我问出了,我的一个愚蠢问题,我不知道这个生命之火代表什么,我好奇如果一个人的火焰熄灭会不会有人帮忙再次点燃,或者是薪火相传。




后遂我听到他轻声说,那人类的生命就再无了延续的可能了……。




他往火堆里扔进去了两块木柴,我看着他的动作沉稳有力的动作,我问他,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笑着回答我,我只是一个三流侦探罢了。




我开玩笑的问他难道这里有命案吗?



有,有的,哈哈哈哈他笑着看着我,我愣着望着他,什么时候发生的命案?



“很快,过了午夜十二点,命案就会发生。”



“为什么不能阻止?”



“因为阻止不了”



周围再次安静,我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个青年看起来很是平静,我不知道我着急什么。



时间一点点的走着,他往火堆里扔进去了最后一根木头,我看着火焰燃烧,好像有一点点的理解生命之火的意义了。



“好了,攀谈结束,我叫太宰,太宰治,感谢你愿意听我说的话。”



火焰彻底熄灭,我眨了眨眼,竟然看不到那个青年了,然后我便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看着病床旁边一个碧色眸子的少年?



哦,仔细看,应该是个青年,他激动的问我有没有看到太宰治。



我说我看到了,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随后我上下打量,这个应该是那个青年的同事。



我看着他,随后他戴上眼镜,然后颓废的低下头。



我问他怎么了,他望着窗外。



“太宰,死了哦……”



我愣着看着他,想起火堆旁美丽的青年,哦,原来无法延续的生命,就是这个样子啊。



生命之火已燃尽,便再无复苏可能。




——————————————————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懂,比较隐晦。

耶耶,期待一下情人节!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玫瑰啊玫瑰,扎根在土壤之中,


你含苞待放的鲜艳上,


无人为你驻足停留。


玫瑰啊玫瑰,蜷缩在夜色之下,


荆棘环绕着你的脆弱,


无人期待你的美丽。


直到有一天,阳光破晓而出,


玫瑰啊,


你为什么在光里低声啜泣着?


又是什么让你被催促着长大?


……


玫瑰啊玫瑰,扎根在浮世之中,


你灿烂盛大的绽放着,


花开如火也如荼。


玫瑰啊玫瑰,舒展在斜阳之下,


游离在人间纷纷扰扰,


翘首等待拂晓到来。


……


没人知道玫瑰的过去,


就像是烟火照亮的黑暗无人知晓。


你说,


那些伤口混合着鲜血,


就让它们悉数埋没在时间的长河。


可是玫瑰啊玫瑰,我爱的人。


请给我一个机会,去拉住你。


我会在雪白的信纸上烙上一个吻,


在炽热的话语中包满一腔爱意。


我们走过繁扰的酒吧lupin,


古典乐里举起香槟和威士忌。


漫步在熙攘的横滨街道,


月色之中拉着你一起起舞。


一个拥抱,一个依偎,


一次告白,一次约会。


融化在唇齿间的巧克力,


围裹在脖颈上的长围巾。


我想我远比想象中的还要沉沦,


我想我远比想象中的还更爱你。


……


玫瑰啊玫瑰,白雪化去,


冬天就要结束,


我想是春天终要到了。


参与企划的老师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幽洛 

@沈易木渝_syimuyu 

@任洛希 

@白募 

@冬日眠渡(开学失踪) 

@游 

@木子青柠(弃疗中) 

@棠溪 

@烨相 

@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归舟.(放假内卷版) 

@花崎海 

@七月流火 

@出门好麻烦啊 

@春日青 


彩蛋

@妄自菲薄. 

@山晴 

@琰 




特别鸣谢文案@七月流火 



2.14敬请期待

【五太新年/22:00/那只没良心的猫】

上一帮:@澄禾(咕咕咕——) 

下一棒:@童言蜚语(卡文ing) 




—————————————————


五条悟今天拎着一大堆甜食,走在会宿舍的路上,走到一个巷子口,五条悟看着有两三个学生在围着什么,他凭借着身高优势,看到了被围着的是一只黑猫,尾巴上缠着绷带,剩下的看不到了,估计是受伤了。



“哇,吓死了,那只猫看着好可爱,但是好凶啊,真的吓死了。”



“对啊,明明很可爱,哎,为什么这么凶。”



“对啊,对啊,我刚碰了一下他,差点被抓到,嘶。”



……



已经走出三米开外的五条悟,听到这些,鬼使神差的返回去,拨开了两个学生,盯着黑猫,黑猫也盯着五条悟,黑猫的眸子是鸢色的,很好看,这是五条悟心里最后的想法,因为那只黑猫已经对着自己喵喵叫了。



他拎起黑猫的后颈,黑猫像泄气的皮球,没有了凶的样子,只有可爱的皮囊。



五条悟把他拎回来宿舍,一路上黑猫可不老实,一会晃晃一会挣扎一下,五条悟到是没有放过他,一只抓的牢牢地。



回到宿舍的时候,五条悟才把黑猫放下,黑猫还十分嫌弃的对着宿舍喵喵叫,五条悟就知道,这是在嫌弃。



于是,五条悟忍辱负重的拎着他,去了宠物店,然后让他自己选,他倒是潇洒,选了个最贵的,螃蟹样式的窝。



窝就放在五条悟的对床,那个床还是空床板,已经开学两个月了,五条悟还没见对床的人,一个宿舍四个人,另外俩个人分别叫夏油杰和国木田独步,不能说不熟,都是一个系的,只是多床的那个人,五条悟对他的消息只有一个名字,太宰治。



猫猫好像对太宰治的名牌很感兴趣,每天醒来都先会在名牌上抓个痕迹,养了一个月,夏油杰和国木田独步身上已经有了不少的伤和淤青,五条悟倒是没有,听夏油杰和国木田独步说,这是因为猫猫怕他。



五条悟不以为然,全然认为这是猫猫亲近自己的种种迹象,这只猫很懒,平常就在那里窝着什么都不干,有时候会晒晒太阳,即使这样他也养不胖,因为吃饭他太挑嘴了。



罐头,嗯,可以吃点,猫条?能吃点,猫粮?不吃,蟹肉罐头?好的,吃的很快。



发现他喜欢吃蟹肉,在在某天,三个人因为下雨,然后一起打包了两份蟹肉煲回宿舍吃。



然后黑猫在国木田独步身边喵喵叫,五条悟就知道了,这猫绝对想吃。



来了一个半月的猫猫没有名字,五条悟看他特别喜欢太宰治的名牌,就擅自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治。



国木田独步和夏油杰都对五条悟这种作风习惯,打不过只能加入了。



治对别人碰他很讨厌,只有五条悟可以按着他的爪子,rua他的猫。



治喜欢钻到五条悟的被窝里,然后拿着小爪子,在五条悟的胸脯上拍几下,然后窝在他身上睡觉。




日子就这么过,治也有了长胖的迹象。




养了三个月丢了,这是三个大男人在学校里找了两周得出的结果,名牌上的名字已经被抓花了,窝也被抓的不像样了,五条悟眼里到没有悲伤只是被气笑了。



夏油杰和国木田独步只能安慰他,告诉他猫咪这种生物是自由的,不受约束的跑走很正常。




这天,门外响起敲门声,五条悟跑去开门,敲门的是一个瘦弱的少年,少年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和鸢色的眸子,身边还有着两个手提箱。



五条悟垮了一个月脸终于有了笑意



“哟,新同学,你好啊,我叫五条悟,多多关照。”



太宰治看着五条悟近在咫尺的脸,也笑了一下,笑的格外好看,用五条悟能听到的声音说。



“好啊,多多关照,我的主人。”



——————————————————


完事,比较OOC!



【团宠宰】青森的珍宝03

  团宠宰,本人是刀子精,团宠向文笔不怎么好,提前致歉,此外,我谢谢你!@宰云 在我赶ddl的时候,把青森塞给我!



——————————————————

 “二哥…放开我。”



津岛英治笑着看着太宰治,这只猫咪还是太瘦了,随即挑了挑眉,啊,还有不敢接受爱意的胆怯。



我青森的珍宝本就是众星捧月,现在却被横滨的三方搞成这样,津岛英治的脸上顿时隐忍的怒意,让太宰治全盘发觉。


“二哥。”


“修治,嘘,马上就能见到三姐了,开心吗?”



“开,开心……”



车缓缓的向着终点走去,每前进一米都让太宰治感觉到难过,离开侦探社了,离开横滨了,到底会有人在乎自己吗。后随自嘲般嘲笑自己。



车终于停下,站在门口,太宰治只觉得这个家熟悉又陌生,好像一切都变了,好像一切都如从前。



津岛智子听到声音就赶出来迎接太宰治,她抚摸着自己弟弟瘦骨如柴的手,只觉得自己的心凉了很透。



他可是青森的珍宝的啊——




进门去,津岛智子领着太宰治回到他的房间。



“三姐……”



“修治,你知道吗,如果那些人连背后的付出者都去伤害,那么比罪无可赦还要可恶,我知道你与大哥的讨论的结果,两周很快的。”



“智子姐………”



“修治,至少在这里过好这两周再说好吗?”



“好……”



津岛智子拉着太宰治进来了房间,太宰治看着眼前的房间陈设还如当年,没有一处是不干净的,看得出来,这间房间被保养的十分的好。



太宰治知道这是津岛智子的杰作,她不会让自己的房间变得乱糟糟。



津岛智子看着太宰治,很自然的退出房间,津岛英治站在门口等待着她。



“美智子,怎么样?”



“不太乐观,两周,最多再等两周了,上面的通知书已经下达了,刚好赶上了两周,但我不清楚修治到底会不会同意。”




“没办法的,我青森的珍宝也是他们肆意伤害和抛弃的东西吗?”




太宰治拂过书架,从中间抽出一本书,那是很古老的一本圣经,书的封面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了,外皮被一层新的书皮纸包裹着,每一页书都有着无数次翻看的痕迹。




太宰治在房间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归属感,那是属于他的,属于他一个人我小地方。



这个时候有人敲了门,来人是津岛英治,他是来喊太宰治去吃饭的,等太宰治落了席,发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是一堆蟹肉。



他愣了看好久,这种饭来张口的日子,好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在横滨即使受了伤,也没有人会这样对他。



太宰治一个人刀尖舔血的日子过多了,这种温馨的氛围自己好像很突兀,毕竟即使太宰治身负重伤也没有人会知道。




津岛智子察觉到太宰治的异样,他拍了拍太宰治的肩膀,安慰了一下他,津岛英智在一旁给太宰治夹菜。



泪滴好像猝不及防的就掉了下来,这种亲情,好像很久很久没有体验到了……是什么时候……我一直受宠的呢……



啊,记不清了呢……




刀尖舔血的日子不好过,津岛文治是体验过的,自己都会崩溃更别提太宰治了。




“津岛先生,您再考虑一下好吗?”



“两周,是我最大的限度了,告诉你,找不到让我改变想法的东西,你就等两周后的导弹袭向横滨吧,哦,当然,我可没有给你任何压力。”





……



津岛文治挂断了电话就往家赶,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在院子里依着桃树睡着的太宰治,津岛文治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盖在他的身上,便把人抱了起来。



怀中人一动,便惊醒,太宰治晃悠了一下,想让津岛文治放他下来,但是津岛文治抱的紧紧的,太宰治只好往怀里靠拢。



明明不是矮骨架,但是真心没有一个女孩重,津岛文治抱着太宰治跟抱着一团棉花似的。




回到了房间,津岛文治把他放到床上才安心。



“修治,记得外面的秋千吗?那是你小时候吵着要玩,我给你削的。”



“啊……当然记得。”



回忆久远,太宰治想到当初的自己,想玩秋千,于是抓着津岛文治跟了他两天,后来津岛文治才知道他是想要一个秋千,于是津岛文治二话不说的掏出武士刀对着树砍了几下削出来了一个厚重的枝条,然后挂上了秋千。





这是很久远的一段快乐童年,太宰治为数不多可以想起来的美好事件,刚从回忆醒来,就听到津岛文治感叹的说,好喜欢修治以前肉嘟嘟的样子啊。



顿时觉得脸上一热,红扑扑的脸地下去,倒是弄笑了津岛文治,后遂 津岛文治拉着太宰治出了门口,让他坐到秋千上,像小时候那般推着他。



风轻轻掠过,扫下一大片桃花。



然后随着风落到了太宰治眼睛里。





——————————————————


米娜桑新年快乐~


很抱歉青森拖了半个月,舟舟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


额外送大家一个小短篇~

中原中也怀抱着一束香槟玫瑰,像着那个黑暗处的人走去,尽管世界如此之多的黑暗和算计,但是那个人,即使有着算计和黑暗,但是他仍然可以大胆依靠,即使他被黑泥覆盖,即使他没有那么完美。

“太宰,果然吧,爱上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OOC比较严重)




【中太|半盏清雪 1:00】一曲终陌路

军阀中,舞姬宰

上一帮:@常易 @曲青辞. 

下一棒:@sx方程式 


———————————————————

京城有个舞姬叫太宰治,但是人们更喜欢叫他,斜阳。



虽然是个男人,但长得却比女人还要还要精细好看,生着一双桃花眼,却有个怪癖喜欢拿绷带绑着脖子,就连手腕也有,当然,也可能浑身都有。



只是可惜,卖艺不卖身,因为是男儿身,所以即使长得美若天仙,也没有什么,京城或者天下第一美的称号。



但是,喜欢他的数不胜数,每次一开剧,他的台下坐满了人。



中原中也是军阀里头子,真枪实弹,一点点拼打出来的,也同时靠着他重力异能,也能在军阀世家中,拔个头筹。



每次回来,无一例外,没有任何败绩,这一次,凯旋而归,中原中也的手下早就准备好了,把太宰治的场子包完,为了中原中也的安全,也是为了中原中也的观感。



“啧,定什么剧场啊。”


中原中也披着外套和自己的手下走在街上,中原中也摩挲着手上的手套,白皙的手跟黑色外套形成鲜明对比,充分承托出他的手。


“少爷,您不知道,就要这样,对您以后的路程有帮助。”



“啧,听谁说的啊,告诉你下不……”


中原中也撞上了一个人,那个人身材高挑,比他高出来一截,他扯了扯嘴角,什么都说不出来,倒是他的部下很有眼力,连忙喊着。



“喂!给我家少爷道歉啊!干什么呢?”


中原中也扫视着对方,他穿着一个白色斗篷,面前遮了一层纱,只有一双鸢色的桃花眼露在外面,中原中也一下子屏住呼吸,随机咳嗽了两声,准备道歉。



“对不住,是我没看到您这位少爷,他太矮了。”


那人抬起头,面纱却掉落下来,一张宛若天仙的脸拥入中原中也眼里,到让中原中也忘了反驳。



那人向着中原中也微微躬身,准备离开,却被中原中也拦住。


“蛤,你知道不知道,说我矮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我不知道。”


那人说完,没有回头,准备径直的离开。


中原中也身上泛起一层红光,在碰到那个人的一瞬间,红光瞬间消失,中原中也愣在原地。


“你叫什么混蛋?”


“太宰,太宰治。”


“我是……”


中原中也还没说出口自己是谁,太宰治抢先回答出口。


“您是中原中也,那个军阀世家少爷”


言毕,太宰治消失在中原中也的视线里。


“这就是那个第一舞姬?”


他的部下,还在愣着,良久才反应过来,中原中也在对他说话。



“对的少爷。”



“嗯。挺有意思的”


中原中也咧开嘴张狂的笑笑。



“我要他。”



“少爷?你确定吗?”


“废话。”



剧场大开了三天,布置好了,今日就是这等着中原中也上门,太宰治在后台换好衣服,准备上台。



“哎呀,中原少爷大驾光临啊。”


说话的人,是剧厅老板,人称三孃,是个寡妇,小店果然敞亮,没有一个人,倒是两趟透风,舒适宜人。



“客套话不必了,就是剧什么时候开始?”


“哎呀,快了快了,我这就去开。”



中原中也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坐姿嚣张跋扈。



舞台拉上红布,又缓缓拉开,剧场的窗户关闭,灯光暗淡,只有台上的灯闪着亮光。


太宰治就站在灯光下,穿着一身红色舞裙,站在台上对着中原中也翩翩起舞。



纤细的手优美的在空中划过弧度,近乎完美的身材,在台上扭动着。


红色的衣摆和广袖在主人的动作下也翩翩起舞,他好似一只美丽的蝴蝶,在光下翩翩起舞。



中原中也此时脑海里只有四个字,美若天仙。



太美了,真是人间绝色。



一舞毕,中原中也还沉浸在太宰治美丽的身姿中,他舞姿曼妙,也能理解为什么太宰治被称为,第一舞姬。



一共三支舞,第三支舞完毕的时候,中原中也站起身来。



“喂,太宰,你要多少钱才能跟我走?”



太宰治一愣,看着台下的中原中也,做完最后一个动作,他才明白,中原中也是要买下自己,但是,别人用的词汇都是“买”,而他是“跟我走”。


太宰治笑了起来,中原中也疑惑的看着他。


“喂,笑什么?”



三孃这时急忙赶过来,小碎步迈着,到是很像她平时的嘴子。



“中原少爷啊您”



“刚好,他多少钱,才能跟我走?”


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燃,然后缓缓地吐出一个眼圈。



“这,我们这,开价要看舞姬自己。”



三嬢看着中原中也,充满自信,前几次太宰治出的价格,不是人达到的,所以太宰治绝对不会这个时候把自己卖出去,那样等哪天,卖身是迟早的事。


中原中也的目光回到太宰治身上,太宰治冷眼看着中原中也三孃,最后视线停留在中原中也的眼睛上,那是一双枯蓝的眸子,像极了大海。



“我,一百。你要吗?”



太宰治坏心眼的笑着,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笑,叼着烟也笑了起来。



“行,一百。”


三孃一愣一愣的,问了一遍又一遍,中原中也烦了起来,跳上台,拉住太宰治一跃而下,顺便同时扔给了三孃一张一百。



“喂,说说吧,你有什么能力?”


“什么能力?”



“让我异能消失的能力。”



“你说的是人间失格吧,抵消一切异能力的稀有异能。”


“捡到宝了。你就是我的少夫人了,不过是假的。”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虽然知道这是为了隐藏他的异能,但是中原中也却意外的跟传闻不同,传闻中原中也是一心一意的喜欢女子,但是中原中也什么样,他在台下清清楚楚。




“正午了,想吃什么?”



“蟹黄羹。”



太宰治这人,虽然不娇贵,但是嘴挑,最喜欢吃蟹一类的东西。


中原中也吩咐手下去买,自己拉着太宰治往家赶,回到家却还没有属下回来的快,原因就是中原中也一时兴起买了很多零嘴。



“为什么买我回来?”


太宰治吃了一口蟹黄羹,问看着自己吃饭的中原中也。



“不可能是为了问我异能,你是有目的的。”




“好,对,我为了带你出去打仗。”



太宰治不再理中原中也,继续吃着,一边吃着蟹黄羹一边拿着甜点吃着。



太宰治吃饭很慢吃的也少,蟹黄羹只吃了一半。



“喂,太宰,再给我跳一支舞吧。”



“为什么?”



“喂喂!你是我的少夫人啊!为什么不行?”



太宰治无奈的看着中原中也,站起身,对着中原中也又跳了一支舞。



第二天整个京城轰动那就是后话了,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中原中也,却心安理得的睡到日上三竿。


为了日后太宰治能帮到他,于是对太宰治下了期限,一年时间适应这里,一年后假戏结婚,骗取信任。

……



一年时间犹如江水,转瞬即逝,中原中也要娶他太宰治了,这样才能更好的隐瞒太宰治的身份。



结婚之日,太宰治一袭红袍,走到大堂,中原中也的目光一时间就移不开了。



听多了祝福耳朵就会烦,他中原中也一没父母,二不信天,只能对着太宰治拜,当然太宰治也一样,一没了父母,二不信天地。



叩首三拜,接发保平安。




入洞房,太宰治不是那种可以在房间里带上一整天的人,他早早的离开房间,去大堂喝酒了。



中原中也早就料到会这样,于是便任由太宰治胡闹。



中原中也不能喝酒,这个是整个军阀都知道的,但是太宰治明知故犯,硬是喂了中原中也好多酒,酒席只得作罢。



洞房花烛夜。



太宰治不可以跟中原中也假戏真做,当然中原中也这个时候充满欲望。



太宰治很冷静的拒绝了中原中也,不要和喝醉的人讲道理,中原中也咬开太宰治的衣服,这一晚还是无眠的夜。



第二天清晨,中原中也醒来看着太宰治满身狼藉,拍头大喊自己是混蛋。



太宰治醒来看着自愧不如的中原中也,气的不理他了四天。



中原中也好不容易才哄过来。


但也付出较为惨痛的代价,并且太宰治出言不逊的说,无论我们上床几次,你都是小矮子。



中原中也委屈,中原中也怒骂自己,呸,怒骂自己的身高。



……


一晃结婚两年,日子过的鸡飞狗跳,倒也幸福。



这一年军阀改革,来人对着中原中也说了一大套客套的话,一堆话总结下来,就是要换头头了,你做好准备。



太宰治听到了邹了邹眉,给中原中也出谋划策了一番,倒是杀鸡儆猴,也多多少少镇压住了那群人。



又是一年,太宰治咳嗽变多了,中原中也认为是感染上了风寒,于是开了许多药,又因为太宰治不喜欢吃苦的一次次降低底线,最后被太宰治的一句小病小灾敷衍过去。



但是太宰治知道,他命不久矣。




又是一年春天,太宰治穿着红衣在中原中也面前跳了一支舞,中原中也抽着烟,反话夸着太宰治。



因为据点有事,需要中原中也去一趟,因为那里硝烟弥漫,中原中也不打算带着太宰治,于是交代好了太宰治,便离开了家。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离开的背影,也离开了家门,背影消瘦挺拔。




又一年春中原中也收拾好战乱,回到家中,以为看到的是桃花满园,飘香四溢和坐在园子里穿着红衣的太宰治。



打开门,却只有枯死的桃花树和一张腐烂的桌子。



“太宰?”



……


找了很久,没有任何下落,中原中也丧气的退位,退隐山林,望着满园的桃树,终究不见那年翩翩起舞的人。



此时墙外的一个小土堆,长出一株细牙,孕育出生命。



“我因为你于无常处知有情,于有情处知众生但是很抱歉,中也。.”




几年后,那个土堆长出来的树上开放了第一朵桃花……
















五太新年初宣

感谢各位老师带我这个小废物!

AKA 现杀(误) — 樱溪:

两个世界,不同人生。




独自舔舐着一年受过的伤


眼中仍是对未来的期望。




他们在新年的炮竹声中对峙,拥抱,庆祝。




五太新年企划1月22日,敬请期待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雪花啊,飘落啊,。


未落到地上就被温暖蒸发。


玫瑰啊,盛开吧。


未曾娇艳开放就已被摘下。


感叹吗,哭泣吗。


孤独的飘零的花瓣。


钟声敲响天堂之门,


雪花飘落,洒落人间。


融化在碗里的巧克力和落满灰尘的钢琴。


玫瑰啊,抬起头。


独行者回望啊,温暖的火焰盛放在花园


期待吗,告白吗


别一枝玫瑰,独自去往黑夜的尽头——


渴望得到了救赎,却默默沦为一副空壳


被禁锢在光明之下的灵魂,


被定义为玫瑰的现实


感叹教堂的乌鸦还在鸣叫


雪花总会飘临。



企划参与老师

2.14情人节24h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幽洛 

@沈易木渝_syimuyu 

@任洛希 

@白募 

@冬日眠渡(开学失踪) 

@游 

@木子青柠(弃疗中) 

@棠溪 

@烨相 

@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归舟.(网课自杀版) 

@花崎海 

@七月流火 

@出门好麻烦啊 

@春日青 


3.14白色情人节24h

彩蛋掉落

@筠涛

@小薇薇 

@喵喵叫的窝窝头 

@栗子没有黎 

@賽徳勒斯 

@AKA 现杀(误) — 樱溪 

@盛歌行【肖战不糊不删后缀】 

@烨相 

@唐幽洛 

@芝麻味的仰望星空派 

@黎今日也在咕咕咕 

@五行缺钙 

@牧月十一 

@晴时有雨

@葉子くん🍃 

@大黑猫yyds 

@LIYINYINLING 

@七月流火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归舟.(网课自杀版) 

@七夜♢【雪豹码字】 

@咕咕咪咔咔 

@清源 


彩蛋掉落

@妄自菲薄. 

@山晴 


特别感谢文案

@归舟.(网课自杀版) 

太宰治

你认为,太宰治该怎么写?


你要想写太宰治,你就不能只写太宰治,不能只写绷带,自杀。


你要写,独行死于团结


要写落寞死于希望


被抛弃死于对未来的期望。


要写艳丽的玫瑰花还未盛放就死于墓园。


要写眼底不见天日的真实。



要写斜阳下面临大海,披着金光的墓碑和青年。



要写每个夜晚独行的少年。



要写即使面前枪林弹雨,也不眨眼的人。



要写大雁哀悼着挥翅膀


要写黑翼在孤吟的歌唱


要写夜空的肃冷和萧条。


要写伤疤 和无声的喊痛


要写身体披满刀尖 仍像木偶般起舞


要写散落的羽毛飞入地狱


要写落花烬燃


要写猩红的童话,打破幻想


要写埋掉满地遗憾和孤独


要写习以为常的阳光已沦为锁牢


要写余生难逃的颓然


要写溯流悲河的血 淹没了希望。


要写霜花被冻结 ,埋藏了黑暗。



要写生如夏花的绚烂


要写死如秋叶般静美


要写,酒吧里玻璃杯的碰撞。


要写那个异口同声的,为了野犬。



——————————————————

唔,思考,三百多字短打,我,灵感小爆发,本人纯属菜菜,轻骂。


772866494这个是玩耍的群,宝子们可以来玩玩,等我搞个无限流催稿的群。